2020春季印象 - 酢与伞

作为一个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农村娃,我从上大学开始在外面过了这么多年,虽然对平常见到的野花野草也会感到亲切,却一直没有生出特别的感情。

不知道是不是今年疫情在老家待了很长时间的缘故(也有可能就是年纪大了 ^_^),突然觉得一直没有好好观察家里、住处和公司旁边随处可见的植物,没有注意到季节变换是怎么在身边体现的。

因此最近上下班途中及周末闲暇时也随意走了走,并观察记录了身边的植物,下面列的都是我拿手机拍的一些野花野草。

第一篇用“酢与伞”做标题,也只是因为我比较喜爱酢浆草以及这篇伞形科植物多一些,我没有学过植物学相关的知识,文章中肯定会有些错误欢迎提出指正呢。

阿拉伯婆婆纳

阿拉伯婆婆纳

在家无聊时才发现长在石头缝里特别小巧的阿拉伯婆婆纳(玄参科,婆婆纳属),早春时像婆婆纳和繁缕这种野花就已经急不可耐的露脸了,回到南京才发现住的小区楼下就开满了这种小蓝花,只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留意过。

诸葛菜

诸葛菜

诸葛菜(十字花科,诸葛菜属)俗称二月兰(二月蓝),也是在小区楼下看到的,听家里人说以前作为野菜还吃过的。

眼尖的同学大概会发现上面照片背景里的蓝色点点就是阿拉伯婆婆纳咯。顺便说一下我的大学母校目前在南京就以每年大片的二月兰而闻名了。

荠菜

荠菜

我吃过荠菜馅的水饺,却从未见过荠菜(十字花科,荠属)长什么样,上面的荠菜照片还是在公司园区旁边杂草堆里拍到的。

了解荠菜的长相之后,我也能在住的小区路边发现一些了:

荠菜

对于荠菜这种知名度还挺高的野菜,我另一个印象则来自《西游记》八十六回的野菜宴:

嫩焯黄花菜,酸韲白鼓丁,浮蔷马齿苋,江荠雁肠英。燕子不来香且嫩,芽儿拳小脆还青。烂煮马蓝头,白漉狗脚迹。猫耳朵,野落荜,灰条熟烂能中吃;剪刀股,牛塘利,倒灌窝螺扫帚荠。碎米荠,莴菜荠,几品青香又滑腻。油炒乌英花,菱科甚可夸;蒲根菜并茭儿菜,四般近水实清华。看麦娘,娇且佳;破破纳,不穿他;苦麻台下藩蓠架。雀儿绵单,猢狲脚迹;油灼灼煎来只好吃。斜蒿青蒿抱娘蒿;灯娥儿飞上板荞荞。羊耳秃,枸杞头,加上乌蓝不用油。

吴承恩用歌谣方式写的这顿丰盛的野菜宴中就有荠菜,还有婆婆纳。

繁缕

繁缕

我是在老家地里注意到开着小白花的繁缕(石竹科,繁缕属),之前大概都被视为田间杂草了。上班之后在去公司的路边也看到一些,这边的繁缕植株都很小还是需要用心去观察的。

野豌豆

野豌豆

野豌豆(豆科,野豌豆属)刚开始是在公司旁边看到的,就觉得花有点像豌豆。后来在旁边的公园、路边一瞧才知道不起眼的野豌豆算是随处可见。

野豌豆

另外同一时间我在小区旁边的野公园还看到了已经结果的野豌豆:

野豌豆

酢浆草

酢浆草

酢浆草(酢浆草科,酢浆草属)可是本篇文章的重头戏,因为我之前就比较钟爱这种有三片心形叶子又开着各色小花的小杂草,一直觉得开成一大片的酢浆草甚是好看,甚至最近公司在开发的一个项目我就用酢浆草做代号了 ^_^。

当然对于农民和养花的朋友们来说,酢浆草大概是有名的顽固杂草了。我也不止一次看到小区和公司园区安排的除草人员在清理酢浆草,当然往往过不了多久你就又能看到顶着各色小花的它们的身影咯。

刚开始我看到的最多的都是上面那种开着小黄花的酢浆草,直到一个很热的中午我在路边的树丛里看到一小片开着粉色小花的酢浆草:

酢浆草

酢浆草

然后我又在小区旁边的宝藏野公园发现了大片的酢浆草:

酢浆草

酢浆草

红花酢浆草则比较少:

红花酢浆草

比较遗憾白花酢浆草发现的时间已经有点晚了:

白花酢浆草

车轴草

车轴草

车轴草(蝶形花科,车轴草属)俗称三叶草,没开花之前和酢浆草看起来有那么点像,当然老手看叶片形状和中间的一圈白斑就能区分了。

公司园区旁边车轴草曾经有一段时间分布的挺多的,经过一次除草作业后现在也比较少看到咯,比较可惜我还没见到有四片叶子的幸运草呢。

车轴草

苜蓿

苜蓿

我看到的苜蓿(豆科,苜蓿属)都是如上图这种三出复叶加倒卵形小叶的,看起来也和酢浆草、车轴草的叶子有点相似,就是开的小黄花实在是太袖珍了。

目前小区旁边还有为数众多的苜蓿,大概是因为清除起来实在挺费劲,哈哈。

泽漆

泽漆

泽漆(大戟科,大戟属)大概是我见过的杂草里颜值挺高的了,毕竟长的很精致才会有五朵云、五凤草这种俗称。

原来在公司园区旁边见过几株,除过草之后就比较少了,后来在小区旁边无人管理的野公园才重新看到大量的泽漆。

蒲公英

蒲公英

蒲公英(菊科,蒲公英属)列在这里是因为我以前基本上没见过蒲公英花,在小区里看到匍匐在草地里的它,才发觉这可不是普通的野花,哈哈。

黄鹌菜

黄鹌菜

开始傻傻分不清黄鹌菜(菊科,黄鹌菜属)和蒲公英花的人就是我,毕竟它们也是菊科的亲戚嘛。

后继在小区和公司旁边看过几次之后就能一眼认出来了:

黄鹌菜

窃衣

窃衣

上图是还没有开花结果的窃衣(伞形科,窃衣属),看起来是非常普通。

开花的时候如果不注意也挺难发现它,因为窃衣比米粒还小的花可不显眼:

窃衣花

待结果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不就是小时候和苍耳一样老粘在衣服的小玩意么?

窃衣果实

老鹳草

老鹳草

老鹳草(牻牛儿苗科,老鹳草属)之前倒是经常见到,一般长在水边或其它比较潮湿的地方,只是没想到它还有一个这么奇特的名字。

当然也是知道它的名字之后,才发觉老鹳草开的不起眼的小花也挺美观的:

老鹳草花

老鹳草花

峨参

峨参

峨参(伞形科,峨参属)是在宝藏野公园的河边找到的,据说能吃还能入药。

蛇床

蛇床

刚开始看到蛇床(伞形科,蛇床属)的时候还以为是开花的窃衣,哈哈,它们都是伞形科,不过植株都比同为伞形科的峨参小多了,小时候似乎经常见到。

另外蛇床和同为伞形科的胡萝卜外形很相似,不太容易辨识,看看蛇床的花:

蛇床花

芫荽

本次最后介绍的就是连名字都很不好读的芫荽(伞形科,芫荽属),不用怀疑,它就是那个俗称香菜的神奇植物。

同样作为伞形科的一员,我在小区旁边的野公园河边见到它时,愣是没认出来:

芫荽

毕竟我从来没见过开花的香菜,再加上小蜜蜂的掩饰就是这样:

芫荽

虽然香菜花看起来很美,闻起来也觉得甚香,但我还是必须得说:我是不吃香菜的,这辈子都不会去吃香菜的 ^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